英國浪漫主義風景畫大師泰納(William Turner),與他畫壇上的對頭康斯坦堡(Constable),常私下較勁兒。1832年藝術學院的畫展中,兩人的畫剛好掛到一塊兒去了。

正式畫展前,各畫家有三天的時間可以修改。泰納在康斯坦堡的<<滑鐵盧橋開放>>(_The Opening of Waterloo Bridge_)前佇立端詳良久後,走回自己的<<海勒富特斯勒斯>>(_Helvoetsluys; - the City of Utrecht, 64, Going to the Sea_)前,在畫布上僅用寥寥幾筆在海面上添了一顆紅色浮標,便使得整體灰色調的畫作頓時鮮活了起來,連帶也使得旁邊掛的<<滑鐵盧橋開放>>相較下變得呆板失色。泰納補完紅色浮標後,前腳剛走,康斯坦堡後腳就踏進來。

他來過了,康斯坦堡忿忿地說,而且還開了一槍。

別以為泰納仗著才氣逼人欺負康斯坦堡,讓他躺著也中槍。實際上是康斯坦堡先惹他的。之前有次康斯坦堡獲幸在某場合掌掛畫權,便以自己的畫,取代原本掛在那兒的泰納之畫。泰納這一槍,只是剛好而已。

而這盤食物藝術創作中,那一小塊提色的西瓜,就是那一槍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吃吃的愛 的頭像
吃吃的愛

吃吃的愛:小夫妻不出門,能喫天下食

吃吃的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